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逗鸟外传-被自闭症困住的孩子:我仅仅异乎寻常,并不是低人一等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08 次

“当人们回顾我的职业生涯时,我会因为两个角色被铭记:拉茨里佐和雨人”,这是电影《雨人》开拍前达斯汀霍夫曼跟制作人说的一句话。后来的结果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演员斯汀霍夫曼

1988年12月《雨人》上映,三个月后便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佳导演以及最佳原创剧本三大奖项,霍夫曼个人也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项。

电影中,霍夫曼饰演的雷蒙德是一个自闭症患者,一直生活在乡村的疗养院里,直到有一天,由汤姆克鲁逗鸟外传-被自闭症困住的孩子:我仅仅异乎寻常,并不是低人一等斯饰演的查理找到了他。查理是雷蒙德的弟弟,但是查理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来找雷蒙德是因为他们的父亲把巨额的遗产都给了雷蒙德。查理用近乎“绑架”的方式把雷蒙德带出了疗养院,试图夺取遗产。在之后的相处中,查理更多地了解了雷蒙德,也逐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亲情。

电影《雨人》

电影《雨人》对自闭症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在这部电影上映之前,对大众来说,自闭症是别人身上的事情,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在1988年之后,越来越多人的了解了自闭症是什么,并且对自闭症患者可能的表现持有友好的态度。

偷偷送走自己的孩子,而这些孩子本身也就成了永远不会再被提及的秘密

《雨人》里,查理的父亲把患有自闭症的哥哥送到精神病院生活,而这件事情,以及哥哥的存在都成了家庭的秘密。直到父亲去世,查理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

这样的事情在20世纪初非常常见。由两位资深媒体人约翰唐文和凯伦祖克共同编写的关于自闭症的社会长卷《不同的音调》中提到,在当时的社会看来,“不正常”的孩子会给家庭带来极大的耻辱。而社会阶层与教育程度也是促使父母决定是否将孩子送往精神病院的重要原因。家庭所处的社会阶层越高,将孩子送走就越有意义。

对于有自闭症患儿的家庭,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和眼光是外人无法想象的。自闭症史上的第一列患者唐纳德,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但是他的父母也曾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多年。他的父亲比蒙这样描述唐纳德,“他从未在见到父母时表现的很开心,他似乎立刻就会缩回自己的壳里,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第一位被确诊为自闭症的人士 - 唐纳德

唐纳德的母亲更是在给医生的信中写道,她因为“生了一个绝望的疯子”而感到十分绝望。虽然他们后来又有了健康的第二个孩子,从这个孩子身上他们体会到了做正常父母的乐趣和爱,但是唐纳德依然像是抹不掉的伤和耻辱,永久地盘旋在他们心里

爱终会融化被冰冻的孩子

在电影《雨人》结尾处,查理要离开,雷蒙德用触碰额头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查理的爱。这对自闭症患者来说是非常难的举动。也只有爱才会让他们偶尔打开关闭的心扉。

《不同的音调》里也记录了类似的故事,

1919年5岁的阿奇.卡斯托被确诊为自闭症,那天阿奇的姐姐哈丽特回到家听到母亲不可控制的哭声,母亲向她坦白“有些事情远比死亡糟糕,这是其中之一”。

随后,阿奇便被送到了西弗吉尼亚州的一家精神病院,而哈丽特也被母亲要求,不可以向家人以外的人提及阿奇,她必须装作没有这个弟弟。步中国裁判文书网官网入中年后,哈丽特才开始抗拒阿奇带来的耻辱和尴尬,她想与弟弟再次建立联系。她努力学会了开车,定期去精神病院探访阿奇。每次探访结束,她会弯腰拥抱阿奇向他道别,并将脸颊贴近他的时候,他会全身僵硬,眼神一如既往地冷酷,似乎并未被姐姐的深情所感动。

但在哈丽特日复一日的坚持下,阿奇开始改变。一天,病房的护士告诉哈丽特,每当探视结束,哈丽特离开大楼的时候,阿奇就会跑到窗前,看着她的车慢慢走远。

爱无法拯救被自闭症冻住的孩子,但爱绝不是徒劳,它可以把冷冻的壳打开一点点缝,让温暖投进去也传出来。

自闭症能够被治愈吗

与患有其他病症的父母不同,自闭症患者的父母有着强烈的欲望,想找到“被困在躯壳里的孩子”。对于患有唐氏综合征的父母来说,他们表达爱的方式是接受孩子现在的样子,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帮助。而自闭症患者的父母不同,他们更想的是“拯救”自己的孩子,他们希望找到一种方法,能够打破困住孩子的躯壳,让孩子有根本性的改变

《不同的音调》里记录了20世纪60年代,全球各地在治愈自闭症方面的各种疗法。在南非,人们将稀释后的漂白剂兑入灌肠剂中,希望用灌肠的方式让自闭症患者摆脱体内的恶魔;在法国,流行一种“打包疗法”,这种方法是用冰过的潮湿的床单把孩子像蚕一样包裹起来,只露出头来。

这些疗法,在现在看起很荒谬,甚至有点可笑,但是对当时的父母来说,这些疗法一次次给了他们希望,但最后又带来失望。

这里不得不说《雨人》的结尾很真实,没有为了大团圆或者煽动观众而让雷蒙德突然好起来或者离开疗养院跟查理一起生活。而是选择了让雷蒙德继续在疗养院生活,因为对于自闭症患者而言,疗养院是最好的归属。

电影的这个结尾也揭示了关于自闭症的真相:虽然没人愿意提起,但是自闭症是不会离开的

第一支石镞是那些在别人社交时埋头打磨石块的人制成的

坦普.葛兰汀是一位自闭症患者,在母亲和家庭的支持下葛兰汀取得了博士学位,虽然成年以后的葛兰汀依然患有自闭症,但是她成功地在成人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这本书在2010年被拍成电影《自闭历程》。

《自闭历程》(Temple Grandin,2010)剧中的青年天宝葛兰汀。

《自闭历程》中,葛兰汀说“我只是与众不同,并不是低人一等” 。

在葛兰汀看来,患上自闭症未必是一件坏事。她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第一支石镞是那些在别人社交时埋头打磨石块的人制成的。

她逗鸟外传-被自闭症困住的孩子:我仅仅异乎寻常,并不是低人一等在接受《纽约客》的采访时说,“即使我打个响指就可以消除我的自闭症,我也不会这样做,自闭症是我的一部分”。

其实,我们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自闭的特质,当别人觉得好笑而自己觉得没那么好笑的时候;当我们因为出丑而被嘲笑时;当我们独自站在人群却无法融入的时候。

瑞士心理学家尤金.布鲁勒认为,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出现一定的内向性思维,这是梦与过家家游戏的本质

自闭症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只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它不代表结束,也不是一种禁锢。而我们人人都有责任尊重以不同形式存在的人

卸下套在弱势群体身上的枷锁

现如逗鸟外传-被自闭症困住的孩子:我仅仅异乎寻常,并不是低人一等今,围绕自闭症的讨论和关注越来越多,但无论是电视上的戏剧节目,还是父母们谱写的亲情故事,亦或者媒体发布的充满猎奇视角的文章,在公众眼里,自闭症始终是一种罕见的病症,这也就给了他们与自闭症保持一定距离的理由,当他们明确自己与自闭症并没有任何关联,也永远不会有关联时,他们会感到安全,这是心理学上常见的一种现象。

人们对自闭症的态度更多的是敬而远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媒体对自闭症也大都抱着猎奇的态度,大众喜欢新奇的、正面的故事,所以被报道的自闭症总会聚焦于自闭症的天才本领,比如高超的数字能力,过人的绘画能力。《雨人》中的雷蒙德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雨人》剧中人物雷蒙德,他具有超凡的数字记忆能力,并用这个能力为查理赢了一大笔奖金。

但是真实的自闭症患者很多都伴有智障、自残、生活无法自理的情况。他们需要社会给与更多的包容和尊重。

知乎有位自闭症网友说,任性是缺点,坚持任性就是自闭症,我不过是病的稍微重一点儿而已,就已经很难被世界容忍了

如果一个社会逗鸟外传-被自闭症困住的孩子:我仅仅异乎寻常,并不是低人一等开始逐渐贬低其弱势成员的地位,那么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也会因此而降低。卸下套在弱势群体身上的枷锁,才能让我们卸下自己肩头的重担。

《不同的音调》中,两位资深媒体人以翔实史料为基础,精心磨砺五年之作, 全方位探寻与记录从“自闭”一词首次出现到如今的百年历史。这一切只为让更多的人了解自闭症, 也更懂自己: 患有自闭症不过是人性构成中的一道皱纹,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完全光滑的。